明水的泉

  1.jpg

  章丘誉称“金章丘”,明水俗称“小泉城”,名泉荟萃、脉孔似筛;洗日濯月、不辍流年。北宋文学家曾巩曾在《齐州二堂记》中曰济南泉水:“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两泉堪称“姊妹泉”。百脉泉自古即为章丘“八大景”之首、标志性“名片”。泉池奇巧呈“品”字形,池中泉脉簇拥、昼夜沸腾,吐珠泛翠、玲珑空溟。泉畔,白杨钻天、垂柳依地,林蝉溪蛙、天地斗鸣,泉曲溪韵、一派欢腾……2004年国庆佳节之日,前国家政协主席李瑞环曾来观赏这壮丽景观,当场挥毫留下“天下奇观”的墨宝。

  此泉西南约三十米有一旺泉,泉孔直径四十厘米,黝黑如墨、喷涌若轮、轰鸣似雷,突出的泉心宛如玉球,蔚为壮观。黎明时分,泉池四围烟波蒸腾、明霞泛彩、美仑美奂,若以天为幕以地为台,那汹涌澎湃的泉势就如在演奏一曲壮怀激烈的华彩。1961年,前省委书记处书记舒同曾来章丘任职,留下“墨泉”题名,为这方风水宝地平添了一份浓郁的书卷气息。

  公园西北隅有一历史名泉漱玉泉,泉水从泉眼中冒出,就如同妙龄女郎的一双明眸,忽闪着聪颖的灵光。清代诗人任宏远曾有诗云:“为寻词女舍,却向柳泉行;秋雨黄花瘦,春流漱玉声。”这里为婉约派词宗李清照芳春时代敛镜梳妆、填词吟诗之处。为纪念一代词后,兴建了楼台亭榭、曲径游廊,一年四季都有文人雅士、四方宾朋仰慕、欣赏。

  漱玉泉比邻梅花泉,是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它比趵突泉多爆绽“两瓣”,五泉竞喷、涌动不迭,天下无双、举世罕见。泉质清冽甘醇、时波时涟。站在观月亭畔,你会感到徐徐凉意爽身,丝丝清爽透心。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声、色、味、形兼具,凝神观之,不禁悠然自乐、美不胜收,让你体味到温情款款的乡土家园情调。

  明水这方净土福地,蕴含着丰沛充裕的自然资源,盛夏时节,泉流喷珠溅玉,还常从公园的台阶下、根基旁汩汩流溢,泉眼密如蚁穴。高天厚土抑不住泉水盼见山川锦绣的锐意和恒心,又在小泉城四围的山麓、丘壑形成诸多的野泉顽溪。

  在南部山区锦屏山朝阳洞中的石壁上,从岩隙窜出一股腾飞的银泉,故名“白龙泉”,落在下边鬼斧神工雕琢的长方形石池中,冬春不枯、暑期不溢、适才舀出一桶,听不见丝毫动静,顷刻便长出一筲。将湛清的甘泉煮沸,沏一壶芳茗,就着伏天的酷热饮下,那股清韵的爽然就会瞬间穿透肺腑。

  在每处浑然天成的山泉背后,都隐匿着一个包容山海的神话传奇。圣水泉从朱家峪庄南“五圣祠”崖下的山丘中缓缓爬出。《济南府志》记载:1721年农历七月,济南按察使黄涛陪同山东巡抚曾到此祈雨。一个时辰后,北方浓云翻滚而来,霎时暴雨如注。现立于泉畔的“祈雨碑”便是佐证。碑石正中雕刻有端庄慈祥的观音菩萨石像,两侧镶有对联。府志记载虽带有迷信色彩,如今却颇具文物考古价值。

  曹峪泉位于青龙山麓,从树龄已逾耄耋、但树冠依然葳蕤的一丛核桃树下拼力拱出。经石丘形成暗流,从蜿蜒坎坷中淌入千米之外的方池内。泉水清亮透明,无论是在雾霭氤氲的黎明,还是夕阳浅照的黄昏,青峰翠岭倒映在池中明晰可辨,烟雨苍茫中愈显得清丽脱俗,与林莽构成一幅浓淡相宜的写意山水丹青,比风和日丽时更增添几分神韵。

  进入新世纪以来,明水巧妙实施的关井养泉、调水增泉、节储保泉、地质存泉的四大“法宝”,使得金龟泉、龙湾泉、虎踞泉三大泉群、十三处名泉彰显活力、神脉俱出。由明水波及四围而显现于世,填表造册、载入青史的就有太平泉、四贤泉、八仙泉等四十五处野泉石溪,使得小泉城成为由鬼斧神工造化而成的奇妙流泉世界。如果说峻岩林列的山丘是明水的风骨,圣洁灵动的泉源则是她的灵魂,泉水慷慨赋予了明水清纯优雅的妩媚和柔秀丽质、魅力无尽的靓丽风姿!


上一篇:绣源河畔等你,一起看最美日出日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