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水红庙巷之“谜”

  微信图片_20170924084003.jpg

  明水老城有条巷子叫红庙巷,南段与马局街相接,南通西场西街(明水保留的唯一的一段老城墙就在南头的27号),北段与双泉路(原清照路)相连。巷子呈北窄南宽态势,中段略有弯曲,窄处和弯处皆与后期人家建房有关。

  红庙巷其实没有红庙,是一座青石建筑叫文昌庙。庙的檐廊是红色的,文革初期部分庙身曾被涂成具有政治色彩的大红色。解放初期红庙巷北段人家稀少,四周是稻田和藕湾,还不是一条完整的巷子。这条街巷的命名应该在文革初期运动最为红红火火的时候,受政治环境影响而萌生出一个让人心动的名字“红庙巷”也就顺理成章了。

  文昌庙面积并不大,长约两米,高约两米,宽约一米半。庙宇为青方石垒砌,边缘及缝隙齐整,墙壁厚度四十公分左右。歇山顶单檐结构无斗拱,棱角分明、结构清晰,檐廊红色。四檐角翘起处悬挂铜制小风铃,每角八个一串,共三十二个风铃。庙宇有一对红色实木门,门框宽十五公分左右,门厚度十公分左右,双门中间嵌有对称的铜制圆形铆钉饰品,一对圆形门环。里面是文昌公塑像,用红绸缎包裹,墙内壁有类似天宫星宿及文人赶考的画像。庙前有祭香铜炉,门两侧有雕刻的对联。庙顶及四角风铃均在解放明水时遭破坏和遗失,后期修缮时庙顶改为了条石平顶。随着人口和自建住宅的不断增加,文昌庙在文革初中期即毁于一旦,神像被搬走,庙宇被拆除,从此只留下了聊以自慰的街巷名字而却不见了“红庙”。

  文昌原是天上六星之总称。文昌星,属辛金,是南斗星,主科甲功名,乃文魁之首。其特性主人的仪表端正、文艺天分,包括口齿伶俐、眉目分明、相貌俊秀。一般提倡少年劳碌,中年后渐入佳境。无论在商场、官场都希冀一帆风顺,福寿双全。在元仁宗延祐三年(1316年)封梓潼神为“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并将梓潼神与文昌神合为一神,即人们常说的文昌公。《明史》的《礼志》称:“梓潼帝君,姓张,名亚子,居蜀七曲山,仕晋战殁,人为立庙祀之”。随着时代的发展,汉族人对入庙的文昌公专门管理人间读书及文上功名,并能降低或化解可能造成的灾难特别信奉,于是各地纷纷修建文昌庙,老明水的居民亦是如此。每年二月初三日为文昌帝君神诞之日,村民们便络绎不绝地携儿带女前来供奉文昌帝君,顶礼膜拜。平时每月的初一、十五时也有村民根据自己家的情况来拜祭文昌公,以保佑子女能金榜题名、出人头地,祈愿男成龙、女成凤,家庭平安和谐,事事如意顺心。

  据原马局街八十二岁的窦长凤老人介绍,她听老一辈人说,文昌庙建成后,家家户户都将孩子送往学堂,尊师重教的美好传统蔚然成风。在从家和庄稼地来回行走的路上常常能听见书声琅琅,那时明水考出去的官宦之人不能不说均与之有关。老人还说到自己刚到上学年龄时动乱不堪,学堂被毁,好在解放初在李家大院北四合院里举办识字班时总算补上了没有正儿八经上学的遗憾。虽然学到的东西不如以前学堂先生教的多,但认识了不少字,应付日常生活足矣。老人也提到了关帝庙大院东侧的文昌阁,尽管那里的规模比这个文昌庙面积大,上面还有钟楼,但还是来这里祭拜的人多,老一辈人说这里的文昌公常常显灵,考取功名和懂得知书达理的后人也多。

  岁月悠悠,光阴如梭,原先的文昌庙早已随风而去。如今的老明水人常常想起文昌庙,但言谈话语中只能是唏嘘及在幻梦中去追忆那香火不断的岁月。